钻石亲吻

    *涉英注意

    *ooc都是我的锅

    *舞池涉英对卡出来后脑子一热参加了群里day30活动的产物

    *英智大概只有在涉面前才会这么软【cp脑】,所以我决定把ooc的锅丢给涉【你】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大概只是想写个关于亲亲亲的傻白甜,然而最后我的确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赶时间,强行结尾了,能接受以上↓【大概很雷,不要挂我→_→】



    “fufufu~抓住了哦~☆”

    英智风一般地跑过转角的时候,突然被一只宽阔有力的手牢牢抓住,清晨的风携着一丝青草香钻入他鼻腔,漾开一抹熟悉的味道。

    银河似的长发,紫罗兰的眸子,唇边是止不住的盎然笑意。

    因惯性往前踉跄了两步,英智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诶”,随即手腕一紧,被一股力带着跌入一个满是玫瑰芬芳的怀抱。

    “涉~”他不满地在对方怀里挣扎了两下,“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哦~?”

    “嘘……”涉稍稍放开了英智,对他快速比了个wink,“英智也不想被人发现的吧~?”

    竖起的食指就紧挨着英智微张的双唇,更要命的是对方的唇瓣也若即若离地贴着那根修长又挺拔的手指,湿热酝酿出暧昧,逐渐包裹住他的,涉的气息。

    真是危险的距离呢~

    不远处,似乎有人来回跑动的声音,间或夹杂着“不见”、“少爷”等模糊的词句,英智趁机醒了醒神,拉开一丝距离,顿了一下,又干脆直接把头埋进涉的颈窝,小声嘟囔:“不可以出卖我哦,涉。”

    “小丑永远也不会出卖皇帝陛下~不过,顽皮的皇帝陛下是会被惩罚的哟~☆”

    说着,涉抬手抚上对方后脑,插入发丝的手指有意无意摩挲着,指尖的一点热意蛛网般散开,渐渐分泌出黏着的甜蜜温度,将猎物牢牢锁住。

    再然后,他微微收起下巴,红樱似的唇自然而然就触到了那片金色绸缎一样的发。

    “噗!”怀中的人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笑,随即缩了缩肩,小动物似的蹭了蹭对方,软糯的鼻音带着点讨好撒娇的意味,“很痒哦~涉真是坏心眼呢~”

    “fufufu~要不是皇帝陛下想要瞒着小丑逃跑,小丑又怎么忍心捉弄亲爱的皇帝陛下呢?”虽说这么抱怨着,涉看起来却一点也不生气,欢愉的语气甚至带有一丝促狭的味道。

    英智“呼”了一声,抬起脸绽放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涉呢~”

    紧接着,他张嘴咬了一口涉的下巴,然而那种毫无攻击性的程度与其说是泄愤,不如说是没什么技巧的撩拨。

    但就是这种纯粹直接的可爱举动,才最为致命呢~

    涉慢慢眯起双眼,紫罗兰色渐显深沉,凝视对方的神情宛若即将享用饕餮盛宴的食客,既欣喜又贪恋,那张可爱绝美的脸上所展现出的一切,都是他喜爱的。

    不是对世界的大爱,是独属于日日树涉对天祥院英智的爱。

    爱到不禁贴近对方亲吻了起来,唇瓣蜻蜓点水般蹭着英智嘴角柔软的肌肤,灼热的气息萦绕在两人周身,涉感觉自己仿佛在舔吮着松甜的棉花糖,轻轻咬一口就要融化一般,得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份甜蜜呢~

    英智面对恋人这乍一动作,心跳忽如乱撞的小鹿,“咚咚”地往面上输送浆果般红透的血液,薄薄的绯色掩映在略显苍白的皮肤下,别有一番味道。

    然而涉的双唇只是在对方唇边逡巡片刻,便滑过脸颊,轻轻点吻着那被炽热情意染湿的眼角,不时故意地掠过对方轻颤的睫毛,而后在英智还未察觉反应的时候,又像魔术师般移至他挺拔的鼻梁,一路向下,宛如清晨草地间啄食草籽的鸟儿,啄吻着英智的鼻尖。

    “涉……好热……太热了……”宛然低语,轻轻吐息,英智几不可闻的声音也不知有没有传达到身前恶作剧般的恋人耳朵里。

    “这都要怪英智自己哦~☆”涉突然加力啃了啃对方圆润的鼻尖,假意不满的声音却都是宠溺的味道,“想瞒着大家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只是,打个耳洞而已……”英智被对方吻得七荤八素,但还算能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涉不觉得很有趣吗?”

    有趣吗?的确啊,作为天祥院家的孩子,从小就受到各式精英教育,未来更是要继承偌大家业,有着良好家教的他礼仪做派无可挑剔,然而有时候这些辉煌亮丽的点缀也会是人生的束缚,从小的方方面面开始,导致他相较同龄的孩子总是多了几份保守成熟,一板一眼的打好制服领带,一板一眼的扣上制服扣子,一板一眼的露出完美笑容。

    枯燥又教条的人生里,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涉低低的笑了一声,也不回答,径自继续未完的亲吻,偶尔不安分的时候会伸出舌尖,一点一点沿着英智的下唇线舔舐,描摹着,探寻着,仿佛不世的天才正以名为爱的画布,创作着一幅极具仪式感的世界名画。

    享受着这令人欢欣惬意的亲吻,英智感觉胸腔中都被这一刻的幸福填满,仿佛有什么炽热的气流引领着他,就好似涉那个能给人带去爱与惊喜、飞跃天际俯瞰世界美景的热气球一般,冲荡着,膨胀着,使他飘飘然起来。

    蓦地,一阵极其微小的压迫感从耳边传来,伴随着一声莫名的钝音,触电般的微颤后,是一丝又酥又麻的胀痛感。英智还未及反应,就感到整个左耳垂被湿热的口腔包裹住。

    “啊啊,有时候过于优秀的家世也会令人困扰呢!”涉安抚性地舔舐着英智逐渐变热的耳垂,嘴里含混不清地感叹着,“为了取悦皇帝陛下,就容你的日日树涉逾矩,亲自为陛下戴上这枚钻石耳钉吧!”

    随即是春雨般细密的、更加温柔的、可以舒缓疼痛的亲吻。

    良久,涉终于放开了英智,微微拉开的距离似乎还旋绕着上一刻的灼热暧昧,英智摸了摸自己红的发烫的脸蛋,指尖又移到左耳,那里,多了一枚小小的钻石耳钉。

    止不住的笑意在眼底荡漾开来,英智满足地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不禁夸赞道:“涉真的很乐于给人制造惊喜呢,这个惩罚,我很喜欢哦~”

    真是个笨拙的皇帝陛下呢~

    涉凝望着他可爱的样子,忽然张扬的笑起来,他抬手撩起发辫,掩在冰色发丝下的,是一抹星屑般微小却闪亮的光——同样款式的钻石耳钉正好好地戴在涉的左耳上。

    他上前一步,深深地注视着英智。

    “呐~现在可以好好接吻了嘛?”

    “可以哦~毕竟满足皇帝陛下的愿望就是小丑的义务啊~☆”

    渐渐靠近的两人,眼中,是对方永恒的身影。

    这次,才是真正的亲吻哦~


    End


    这两个人明天订婚,为什么今天还要这样虐狗……

    消停一下不好吗……

    歪?我的钛合金钢化玻璃眼镜迪卡侬神弓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大炮准备好了吗?


上一页
下一页